暢閱小說網 > 修真小說 > 灼愛 > 第244章 灼愛—大結局

灼愛 第244章 灼愛—大結局

一秒記住【暢閱小說網 c-ccccc.cc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????等她來到了靈堂,并遠遠看到唐夢楠的照片就擺放在正中央的位置,旁邊放滿了白色與黃色的菊花,那照片里,唐夢楠穿戴著黑色警裝,戴著警帽,嘴角微勾,讓那看似嚴肅的照片卻又給人一種如陽光般的活力,可是那張照片卻是黑白的。

????靈堂的右則方是唐夢楠的父母,唐母傷心的哭抹著淚,靠在唐父的懷里已經泣不成聲,唐父看著自己女兒的照片,臉色也是一片的沉痛,就連季母的眼眶也是微紅的,季父站在她的旁邊,安靜無聲的陪伴著。

????現正在祭拜的則是幾名警察,他們一致的拿掉了警帽,對著唐夢楠深深的鞠躬,直起身后各自把手上的菊花放在照片前后退到了一邊,她還看到了另一批與剛才警員不一樣警服的警察,想必是香港特別趕來的幾名同事吧。

????她深吸了一口氣,往里走了進去,拿過旁邊一支白色的菊花站在了靈堂的正中央,看著眼前這張黑白色照片,眼眶不禁頓時紅潤,她微微的彎下了腰,兩滴眼淚啪嗒一聲滴落在了地上,等她再抬起頭,只留下了眼角的一絲濕潤,她怔怔的看著照片里的唐夢楠,嘴唇蠕動了幾下,卻沒有發出聲音,像是無聲的對她說著什么悄悄話,然后把花輕放在上面,從而退到了季母的身邊。

????她看著季母,緊咬著唇,“媽……”,下一秒,再也控制不住的撲到了季母的懷里,低聲痛哭,被季安尋的情緒一渲染,季母強忍的眼淚也止不住的掉了下來,試著張嘴去安慰什么,可是卻發現自己也哽咽的說不出話來。

????在中途間,唐母因為傷心過度而暈厥,季父走到唐父身邊,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不言多說,他并了解的點點頭,抱起唐母并向休息間走去。

????與季安尋站一排的還有陳奧,他顯然是比她早來的,他直挺挺的站在那里,嘴角處的傷口還有絲淤青,他低垂著頭,一直看著地面,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。

????這一夜,季安尋為了陪唐夢楠,執拗的一夜不睡,任誰來勸她,她也只是搖搖頭,然后一直就這么靜靜的坐在一邊。

????在午夜十一點多,岑西趕了過來,他就坐在離她的不遠處,不敢太靠近,只能遠遠的看著她,陪著她。

????在第二天的早上九點多鐘,門口走進了一對年輕的情侶,等他們給唐夢楠鞠了一個躬后,站定在了季安尋的面前,輕輕叫喚了她一聲。

????她聞聲抬頭,而眸子不由微微一怔,這才認出來他是葉修,比起五年前,他顯的更加穩重了些,五官也隨著歲月添增了一抹的成熟,但依然是俊朗的,至從那一天早上后,她就再也沒有看到他,許是那時對她很失望了吧,隨之她勉強勾唇,對著他們點了點頭,在葉修的介紹下,他身邊的女人是他的女朋友,長的清秀可人,其實不用介紹也能看出來,當那女人輕輕一笑時,有一種能給人治愈的感覺。

????在他們的臉上,季安尋看出了有幾分的疲憊,許是他們得到消息后,連夜趕過來的。

????第三天,唐母懷抱著唐夢楠的骨灰盒回到了自己的城市,畢竟那里才是她生長的地方,在此之前,陳奧約她在了一家咖啡館見面,而她身后的不遠處,總有那么一個人一直在跟著她,而她全當沒有看見。

????當她走進咖啡廳,陳奧早已坐在那里等候,她徐步走了過去,在他的面前坐下,這兩三天,她的臉色一直很憔悴,沒有什么血色。

????一時,他們相繼無言,侍應生端來了兩杯咖啡,各自放在他們的面前,季安尋沒有喝,只是一手環觸著杯身,一手用小勺輕輕的攪動著里面的咖啡,手指也因為溫度而稍稍回暖了一些,杯里升騰著熱氣,一股濃郁的香味也瞬間在周身蔓延,她只是聞著并好,因為喝了,并會嘗到了苦。

????對面的陳奧攪動了幾下后,端起優雅的輕抿了一口,然后又放下,這時,他轉頭往對面的街道看去,當看到一個身型修長,面容清俊的少年時,他又轉頭看向了她,“當那天你來看我時,我就感覺到了不對勁……”。

????季安尋明白他的意思,只是苦笑的搖搖頭,“都已經過去了”。

????“直到現在,你還不考慮我嘛?”他說這話,嘴角泛起了一絲的淺笑,只是這笑里多少有些苦澀與無奈。

????“對不起”,她輕聲吐出。

????“我明知道答案,還是忍不住的想嘗試最后一次,以為你跟他分了手,我是有機會的,結果……”,他深吸一口氣,“還是不行啊”。

????季安尋無言沉默……

????“但至少……我比唐夢楠勇敢多了不是嘛,她真的好傻”。

????聽到唐夢楠,季安尋手上的動作不禁一滯,這也讓她不由的想到了唐夢楠在臨死前看岑西的那種眼神,是那么的癡迷與深情,他落下的那個吻,她嘴角那個笑,是幸福的,直到那一刻,她才發現唐夢楠的真正感情,回憶到了高中時的一天下午,她們在肯德基里喝著奶茶,那時她說她愛上了一個人,一個她不能愛卻要忘記的人,那時她說的那個人原來就是岑西,后來她說喜歡上了陳奧,她居然也信了,直到死前望著岑西的那個眼神,她才知道,在她的心里,一直都是岑西,而且就這么放在心里,小心翼翼的深愛了這么多年,直到最后,才敢大膽的向他要了一個吻。

????想此,她的心就痛的厲害,為唐夢楠而痛著,她抬手擦掉了臉上落下一半的淚珠,抿了抿嘴,最終還是沒有說話。

????等到杯里的咖啡涼了一半,他們也相繼沉默的對坐了良久,這時,陳奧從衣袋里拿出了一張紙條移伸到了她的面前,“這是我那朋友的聯系方式,我事先已經跟他交待過了,到時你可以直接去找他”。

????季安尋看著紙條上面的電話號碼還有地址,她又抬眸看著陳奧,終于輕啟了貝齒,“謝謝”。

????“不用,本來我是想拿這個來要求你跟我在一起的,現在想想……自己還真是混蛋”。

????“不過還是謝謝你”。

????等她走出了咖啡廳,就隨及攔下了一輛出租車趕去與季母他們會合,岑西也立馬招來了車坐進去跟上。

????到了本市已經晚上的時間,在唐夢楠下葬是第二天的早上,這天陰雨蒙蒙,就跟人的心情一樣很是憂郁,離唐夢楠的死已過了四天,可是心里的那份悲痛卻沒有減少一分。

????在回去的路上,季安尋特地與唐母選擇坐了同一輛車,把唐夢楠臨死前的話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她,唐母聽后哭的更加傷心了。

????季安尋緊緊的抱著她,眼角也滑下了清淚,“阿姨,讓我代替夢楠來做你的女兒好不好,我來照顧你們……這是我對夢楠做出的承諾,答應我好嘛”。

????唐母聞言,擦淚抬頭,她還溫柔的替她拭去了眼淚,“好孩子……”,只是單單這三個字,已經表明了一切。

????季安尋在家里足足休了一個月左右,這才有了幾分的精神,而岑西也在家里,一直只敢遠遠的看著,不敢太走近她,也不敢跟她說一句話,而他最害怕看到的就是她對自己那冰冷的眼神。

????季母也看出了他們之間的問題,曾好幾次想幫著岑西與季安尋和好,可是這一次,季安尋絲毫不領情。

????一次飯桌上,季安尋提出了要去美國治療左手,當聽到可能會全治愈時,季父與季母是無比的高興與激動,稱要陪她一起去時,季安尋拒絕了,稱自己一個人可以,看到女兒堅強獨立,季父與季母也深知終于長大了。

????這一天,季安尋早早就起了床,穿戴好一切后,提著一個行李箱有些艱難的從樓梯上下來,中途才提到一半,就被一只突然伸過來的手奪了過去,而他的另一只手上也提著一只行李箱,見此,她不由的皺起了眉。

????吃早餐時,季安尋全程板著臉,但季母卻是對岑西豎起了大拇指,以示支持。

????用完早餐后,季父驅車送他們到了機場,季母原本還有些擔心季安尋自己一個人在美國不能好好照顧自己,但是有岑西陪她去,她也就放心了很多。

????“到了那天,要時常給我跟你爸打電話……美國那邊比我們這邊冷多了,記得多穿衣服,不要生病感冒了,還有……”。

????在季母還沒說完,季安尋就一把抱住了她,“媽,我都已經快二十六了,你還把我當小孩,你放心,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”。

????這時,廣播里報出了登機的時間,季安尋也松開了季母,“爸,媽,我走了……等我回來”,說完,拉著行李箱有些依依不舍的走進了機艙。

????“季爸,季媽,你們放心,我會照顧好姐的”。

????季母看著季安尋最后消失的背影,于是有些打趣的看著岑西,笑道,“希望在你們回來,你能直接叫我們爸媽”。

????岑西一愣,過了一會這才終于反應了過來,他重重的對他們點了點頭,“我會努力的,不……是一定會!”他眼神里充滿了堅定。

????機艙內,岑西直接走到了季安尋所坐的位置,對著坐在她旁邊的先生耳語了幾句,那先生立馬欣喜的站起來讓了坐,走進了后面的頭等艙。

????他在她旁邊坐了下來,季安尋始終手撐著下巴,看著機艙外的風景,岑西也不在意她的態度,他相信,他們的時間那么長,終有一天會讓她回心轉意,原諒自己的。

????在飛機起飛時,季安尋的手機響了起來,她拿出定目一看,是一條短信,是季母發給她的,她看過后,雙眸不由的一愣,下一秒并泛了紅,但是嘴角的勾起說明了她的心情,短信上面是告訴她,在前不久,他們終于收到了一封來自季薇兒的信,信中稱她一切都好,甚至還跟季父一樣,成為了一名律師,只是她始終沒有透露出她在哪里,不過能知道她的消息,已經很好了。

????季安尋關了手機,重新放回了口袋,她右手重新支撐著下巴,看著外面……一抹微笑一直蔓延到了眼底。

????對未來的一切,她相信,會是美好的!

????完
?
澳门三分彩邀请别人